「带我出门,用老派的方式约我」:都会女性的恋爱少女心,都需要一本李维菁作陪

或许你没真的翻过小说《我是许凉凉》,见证女性掏出真情、在感情交易里的体无完肤,但你一定读过《老派约会之必要》的这个经典片段: 「记得把你的哀凤关掉,不要在我面前简讯, 也不要在我从化妆室走出来前检查脸书打卡。 你只能,专注地,看着我跟我说话想着我。 我们要散步,我们要走很长很长的路。  ......只有在散步的时候我们真正的谈话,老派的谈话。 送我回家。在家门口我们不想放开对方, 但我们今晚因为相爱而懂得狡猾,老派的。 不,宝贝,我们今天不接吻。」 以这两部作品接连走红的作家李维菁日前骤逝,震惊华语文坛。以铿锵有力、却又丝丝入扣的情感描写见长,李维菁用生命解离自我,她既是《生活是甜蜜》才华洋溢的徐锦文、也是《我是许凉凉》渴望爱情的许凉凉,更是鉴赏文学的艺评家。从她作品的经典段落、人物,关于这位教我们在人生中永保「少女学」的初心与世故、与爱情本质的文学家,并未离去。

「带我出门,用老派的方式约我」:都会女性的恋爱少女心,都需要一本李维菁作陪

原创文章,作者:奢咖队长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pjbwg.com/141765.html

Optimized by WPJAM Basic